柳州首富非法吸储成员集体失联 多单位连夜开会-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4-27 13:18

一家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连续多年被权威部门评为“重合同守信用”的大型民企,一位曾荣登胡润百富榜、被誉为“柳州首富”的草根创业者,却在短短数年间深陷巨额债务的泥潭。

正菱集团董事长廖荣纳 资料图

柳州首富倾覆

正菱集团非法吸储案调查

一家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连续多年被权威部门评为重合同守信用的大型民企,一位曾荣登胡润百富榜、被誉为柳州首富的草根创业者,却在短短数年间深陷巨额债务的泥潭。不仅银行贷款的命脉被渐渐收紧,其民间的高息借贷更是连利息都无法支付,被执法部门立案调查。

在首富倾覆的背后,是转型升级大趋势下,不切实际的大干快上粗放模式的破产与传统家族式企业管理的效率缺失。

⊙见习记者 韦承武 ○编辑 孙放

警方公告捅破巨额债务黑洞

警方27日深夜发出通告后,柳州乃至全广西的金融机构都十分紧张,如临大敌,很多单位连夜召集风控部门开会商议应对策略

5月27日深夜,柳州公安局的一条微博让曾经光环耀眼的柳州首富廖荣纳及其一手打造的正菱集团重重摔落!

据柳州公安局经侦支队通告,正菱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经初查,已于今年4月立案侦查。因案件侦查需要,警方要求与正菱集团(含下属子公司、公司高管)有集资关系的单位和个人在6月13日前,到指定地点登记。

一石激起千层浪,正菱集团所涉非法吸储案牵连甚广,波及柳州几乎所有金融机构、广西多家大型企业,和众多个人债主。

5月29日是警方进行债权人登记的第一天,记者在柳州市柳南区的登记点看到,从早上9点开始,在一小时内便有20多名债权人进行登记。现场负责登记的警务人员告诉记者,柳南区是七个登记点中登记人数最多的。目前,警方尚不掌握正菱集团债务总额、波及范围等整体情况,对此次登记数据的统计也要在十天后才能得悉。

不过,事实上部分债权人先知先觉,他们的追讨行动早于柳州警方的立案调查。

覃军(化名)是柳州本地的一名律师,他告诉记者,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从去年底开始就已经接到多起向正菱集团追债的案子,截至目前,该律师事务所代理的此类案件涉案额已达4亿元。柳州及广西本地有不少个人将资金借贷给了正菱集团,据一些债权人称,还有不少外省人也牵连其中。覃军说。

此前曾有报道称,正菱集团债务已达百亿之巨,其中银行70亿,民间30亿。对此,记者从多个接近监管部门的消息渠道,侧面验证了上述债务规模。

供职于柳州一家金融机构的吴丽(化名)告诉记者,仅她所在的单位向正菱集团直接与间接的贷款额就达到近5亿。警方27日深夜发出通告后,柳州乃至全广西的金融机构都十分紧张,如临大敌,很多单位连夜召集风控部门开会商议应对策略。吴丽透露。

除个人和金融机构外,此次受波及的企业,多数都是平日与正菱集团及廖荣纳关系甚为密切的。覃军告诉记者,廖荣纳长期担任柳南区工商联合会会长、客家商会会长,商会里很多成员企业都卷入本案。

此外,廖荣纳的老家广西贺州也有不少企业受到波及。总部位于贺州的上市公司桂东电力(9.27, 0.00, 0.00%)就在其中。桂东电力5月24日披露,子公司钦州永盛向正菱集团及其子公司开出的2亿多元银行承兑汇票存在较大风险,相关合同签约时间在去年11月、12月,上述承兑汇票是钦州永盛向正菱集团等方面购买煤炭、车床等产品的预付金。桂东电力在公告中表示,正菱集团至今没有履行相关合同,并已基本丧失了合同履行能力。

相对于外界的沸沸扬扬,处于暴风眼中心的正菱集团却平静异常。

5月29日、30日,记者在位于柳州市柳邕路273号的正菱集团总部看到,包括总部办公区、小贷公司以及齿轮厂均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各部门的中层领导也都在办公室。此外,廖家经营了多年的荣昌宾馆仍在正常营业(之所以起名荣昌是由于廖荣纳在家族中为荣字辈,其子女为昌字辈)。但常年停在荣昌宾馆楼下的一辆价值数百万的劳斯莱斯轿车早已不见踪影,几乎与豪车同时消失的还有其主人廖荣纳。直至发稿之时,记者拨打廖荣纳尾数为8888的手机号,仍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廖氏家族其他成员以及正菱集团高层也已集体失去联系。

吴丽对记者表示,我们家跟廖家有些交往,3月底4月初家里办喜事曾联系过廖荣纳,想邀请他参加,但电话以及短信均没有回应,当时就传言廖荣纳被限制离境了,5月底警方公告之后,包括廖荣纳儿子在内的廖家亲属我们一个也联系不上了。

资金紧张转投非法吸储饮鸩止渴

一开始,每月利息普遍在2分左右,但越到后期越高,2014年初甚至有7分的月利

经过三十多年的创业积累,资产规模以及营收均以百亿计,利税也达亿元的正菱集团何至于骤然崩塌?负债率急速上升,最终内外交困被压垮,是广西当地诸多业内人士的一致观点。一是正菱集团近年扩张速度过快,其管理水平却并没有跟上规模扩张;二是近年来银行对正菱的放贷全面收紧。

柳州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刘明(化名)对记者表示,据其了解,早在2010年,正菱集团的负债率就已经非常高了,当时柳州当地金融机构及政府部门曾经动过让正菱集团将不良资产打包到子公司,然后让子公司破产,以清理部分债务的念头。

但考虑到这样做牵涉面太广,且正菱集团的贷款绝大多数还是来自银行,民间借贷并不多,加上正菱集团仍有不少优质资产,若能保持盈利,尚不至于造成重大风险。

当时正菱集团已拥有广西为数不多的整车生产资质,仅这一点就很稀缺,所以当时并没有启动处理不良资产。刘明说,但这一动议的后果是,自2010年起广西当地银行开始逐步收缩对正菱集团的贷款。

银行业人士证实了刘明的这一说法。吴丽对记者表示,其所在银行早些年对正菱集团的借贷规模均维持在10亿元左右,但最近几年持续收缩,目前的借贷规模仅不足5亿。

蓝毅(化名)也是广西某银行的高管,常年与正菱集团保持业务关系,他向记者详细描述了所在银行收缩对正菱贷款的情况:前两年最多时的借贷规模高达20亿,但在2013年初进行风险排查时,发现正菱集团负债率过高,因此在短短数月内将贷款规模急剧缩减至4亿。

不光我们银行,就在2013年底,广西一家城商行私下与廖荣纳约定,让廖把欠他们银行的8个亿先还清,理由是快到年底了,要让报表好看一些,并承诺等今年初再重新放款给正菱集团。但这家银行在收回8亿资金后,就再也没有给正菱集团放过一分钱。蓝毅说。

仅记者所了解到的这三家银行,近几年对正菱集团借贷的缩减规模就超过20亿元,全线告急的正菱集团为解资金之渴,此时开始了末路狂奔。

据蓝毅介绍,银行逐步收紧信贷后,正菱集团一开始并没有马上向个人进行借贷,而是先把手伸向友好企业。

廖荣纳平时对朋友很大方很仗义,加上他在多个商会任职,因此在广西企业界人缘很好。其借钱的常见做法是,这些企业以自己财产抵押向银行借出7%左右利息的资金,然后再加上3到5个点的利息,转手借给正菱集团,也有通过承兑汇票帮助正菱集团进行短期融资的。蓝毅说。

或许是把可以帮忙融资的企业的钱都借完了,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正菱集团开始大量向个人借贷,这也成了柳州警方将正菱集团列为非法吸储案的导火索。

律师覃军告诉记者,从2013年上半年开始,有很多朋友向他咨询能否向正菱集团放数(柳州本地对民间借贷的称谓)。一开始,每月利息普遍在2分左右,但越到后期越高,2014年初甚至有7分的月利。

在正菱集团危机爆发前的2013年下半年,柳州本地的民间借贷圈甚至还以向信誉不错的正菱集团放数为荣。当时,在覃军参与的一个饭局上,有债权人洋洋自得地炫耀上个月向正菱集团放了一笔月息三分五的款,话音未落,另一人以很不屑地口吻说,自己上周放了一笔月息四分五的款给正菱。

更有甚者,还有债权人将自己的住房抵押给银行,贷款发放下来后,在个人账户上停留不超过两分钟便被划转至正菱集团的账户上。但由于正菱集团的账户一直被银行重点监测,第二天银行就发现正菱集团刚进的一笔款正是银行昨天发放给此人的抵押贷款。这个债权人立即被银行通知,要求其偿还本金。覃军说。

很快,这些后期受高息诱惑入局的债权人便发现了问题:一直以信誉著称的正菱集团竟然不能按月发放利息了。

覃军称,从今年1月起,就有部分债权人开始收不到利息了,这些债权人还互相打听,并亲自跑到正菱集团总部以及项目工地查看,但发现还是有部分债权人尚能收到利息,并且所有项目都在正常运作,便打消了疑虑。

但从3月份开始,情况急剧恶化,那时几乎所有的个人债主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收到利息了,一些债权人开始将正菱集团告上法庭,这也就导致了4月份警方介入调查,5月底对外公告称正菱集团涉嫌非法吸储。

12下一页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